商家中心

首页 > 正文

互相攻击 安省旅游厅长叫板外交部长

文章来源:51周报    发布时间:2013-08-19 09:56

安省旅游厅和联邦外交部,这本是两个很难有交集的不同层面的政府部门,但是最近以来他们却因为一些“第三方”搞出来的麻烦事,而“对上了杠、叫上了板”。安省旅游厅的“掌门人”陈厅长在撰文严词批评了前移民部长康尼之后,不久前又接二连三地通过媒体向联邦外交部进行抨击,而外交部长白谔德(john baird)先生也毫不示弱、予以回击,斥责陈厅长这样做是替因为严重丑闻而民望低落的安省自由党政府转移视线。

其实,引发安省旅游厅长和联邦外交部长“隔空对阵”大打口水战的根本原因,并非什么了不起的大事,只是加拿大一些驻外使领馆包括签证官在内的外交人员的罢工行动。陈厅长认为:由于联邦政府那么长时间都没有解决签证官的罢工问题,所以使得许多游客不能如期来加国,安省的旅游业也因此大受影响,并且还损害了加拿大的国际形象。

在工会势力一直都不弱的加拿大,罢工从来就是件司空见惯、难以避免的事,社会大众对这类问题的关注,也往往因其后果和影响程度而大有区别。这次外交部人员和签证官的罢工历时三个月,工会方面做梦都想令政府早日屈服,因此他们也一直在竭力渲染自己罢工的威力。然而从另一方面看,受他们罢工所影响的毕竟只是一些需要签证的来访者,国内百姓的生活不会因此而有任何改变,所以罢工虽然历时已久,还是没有得到多少人关注,媒体也很不以为然。这次安省旅游厅的陈厅长不顾身份敏感,亲自出马“叫板”联邦政府,如此一来,这场本来不起眼的罢工就成了一时之话题了。

陈厅长以安省旅游业大受打击为由,批评联邦政府处理罢工不力,这不仅有点是非不分,同时也对目前加国的游客来源现状缺乏清醒的认识和分析。众所周知,在加拿大的旅游市场中,有近九成的游客是来自于美国以及其他根本不需要签证的欧洲、日本、韩国等国家和地区,即便在大中华圈范围内,香港、台湾、澳门来加的游客也都是免签的。那种“外交签证官的罢工严重打击了加国的旅游市场,并且还造成了2.8亿元的损失”的讲法,根本就没有任何科学根据、是纯属想当然的臆测。陈厅长一再声称:签证官的轮流罢工对安省旅游业造成了重创,借此指责联邦政府。这除了反映出他喜欢将政党之争带到自己日常工作中之外,还说明他对自己分管的旅游工作的业务并不十分懂行。

以需要签证的中国为例,今年入夏以来,除了官员的公费旅游因为习近平搞“党建、廉政”而有所减少之外,其他的来访加国的中国游客以及夏令营亦或游学交流的学生都打破了往年的记录。近几个星期以来,本地接待的旅行社更是忙得不亦乐乎,常常连车辆、司机、导游都要花大力气寻找。在旅游同业协会和导游协会的网站和微信群内,每天都充斥着大量的找司机、找导游的呼求。无论在多伦多、渥太华还是蒙特利尔,那些经常接待中国游客的餐馆,也几乎每天都挤满了一团又一团的中国游客就餐。在刚过去不久的公民节长周末,尼亚加拉瀑布排队乘“雾中少女号”游轮的中国游客,更是人头涌涌,平时一个小时的排队时间差不多要加倍。由此可见,所谓“安省的旅游经济已经大受打击”与事实根本就是两码事。

在西方社会中,罢工通常是工会要挟雇主最有力的手段,因此如何处理,也往往考验雇主的智慧。对于私营企业而言,工会的加薪和福利要求,所牵涉的只是股东的利益,解决方案首先要得到股东的认可。但是对于政府公务员的罢工而言,由于作为雇主的政府只是纳税人的委托授权对象,所以工会的任何索求都会影响到纳税人的利益。作为一个负责任的政府,当然不应该任由工会团体狮子大开口、予取予求。

这次外交人员的罢工行动,起因是他们希望得到与政府律师同等的薪酬。但是就他们的工作性质而言,这一要求显然过于奢侈,也很难得到社会大众的认同。一个对纳税人负责的政府,完全应该也有理由拒绝这种明显不合理的要求,守住维护纳税人利益的底线。如果联邦政府为了让签证官们早日返回工作岗位,而慷纳税人之慨,满足他们的加薪要求。这样虽然可以使得那些来本地学语言的国际学生早些拿到签证、准时开学,我们的旅游景点也会多一些来自第三世界小国家的游客。但纳税人的利益就会受到严重伤害,而工会的胃口却不可避免地会欲壑难填,越来越大。

安省旅游厅的陈厅长以保护旅游经济的为由,又是撰文、又是接受媒体访问,严词批评联邦政府对工会罢工的处理手法,可是他却忘了作为民选政客最重要的从政原则——维护纳税人的利益。陈厅长热衷于对外交部长“叫板”挑衅联邦政府,这本是他的个人选择,但是他至少也应该考虑一下纳税人的利益,批评得有点智慧和建设性。不要说如今加国的旅游市场根本就不存在所谓的2.8亿元的损失,就是那些外交人员的罢工真得重创了旅游业,其恶果也是工会和支持纵容工会的政党所造成的,受到谴责的不应该是维护纳税人利益的联邦政府,而应该是工会团体以及他们的支持者。

加国的外交人员的罢工已经有三个月之多,还将持续多久?暂无人知道。作为雇主的联邦政府为了纳税人的利益,绝不向工会低头屈服,这是值得肯定的大好事。陈厅长如果心中真的有纳税人,就应该支持联邦政府如此做法,而不是用虚构夸张的旅游经济受损失的数据,去渲染工会罢工的“威力”,为政党斗争服务。 

标签

相关热点